上海遗产律师
 
您的位置:上海继承纠纷律师网 > 遗赠扶养 > 正文
最高法院:如何认定软件开发成果是否符合合同约定的标准
2022年05月28日12:15:24

 

裁判规则一:开发成果需实现项目招投标文件或其他合同附件要求的系统功能。

1.最高人民法院在睿雅公司、中联公司计算机软件开发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20)最高法知民终1640号】中认为:

在合同履行过程中,诉讼双方签订《信贷系统需求报告》,共同确认云雀LMS管理系统的节点、流程、功能。在案证据反映,中联公司收到睿雅公司提交的PC端、微信端链接地址后,经测试认为不能实现《信贷系统需求报告》的功能,无法投入使用。......综上所述,睿雅公司虽交付了涉案软件测试版,但其交付的测试版软件存在影响软件正常运行的基本问题,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原审法院根据本案事实依法判决解除中联公司与睿雅公司签订的《云雀软件服务合同》,驳回睿雅公司要求中联公司支付10000元尾款的反诉请求于法有据,并无不当。

2.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某市自然资源局与朗坤公司计算机软件开发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019)辽01民初637号】中认为:

根据大连某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朗坤公司现场未能对其提交的光盘中的系统完成安装,系统目前现有状态无法实现《某市城市地下管线普查项目服务类公开招标文件》、《某市城市地下管线普查项目投标文件》、涉案合同、《某市城市地下管线综合管理信息系统技术协议》中要求的系统功能。虽朗坤公司抗辩其提交给自然资源局的光盘不是最终成果,鉴于朗坤公司至今仍未能提供最终成果,根据现有证据,本院确认朗坤公司提供的工作成果不符合约定验收标准。

裁判规则二:开发成果已完成交付验收的,委托方主张开发成果不符合合同约定功能需求的,由其承担举证责任。

1、最高人民法院在聚澳公司、又一城公司计算机软件开发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中【(2021)最高法知民终617号】中认为:

聚澳公司已在《产品交付确认单》上签字、盖章,故可以合理推定聚澳公司认可又一城公司交付的软件符合涉案合同的功能需求。聚澳公司如认为又一城公司交付的软件仅开发“全渠通”的标准版,未开发跨境版,则其应当将接收的软件对照涉案合同附件约定的“全渠通”跨境版功能需求项向法院逐项作出说明。但是,经原审法院和本院释明,聚澳公司始终无法提交又一城公司向其交付的软件。聚澳公司在二审中还明确表示由于参与涉案软件项目的人员离职,已无法提交此前从又一城公司处接收的软件,由此导致法院无法准确查明又一城公司所交付给聚澳公司的软件情况。如前所述,聚澳公司无法提交又一城公司交付的软件系其内部管理不善所致,故不能将自身管理问题诿过于他人,进而主张又一城公司交付的软件未完成“全渠通(跨境版)”的开发。

2.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卓亦公司、中网公司等计算机软件开发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21)鲁民终1442号】中认为:

卓亦公司虽主张德网公司未完成交付但未提交相应的证据证明,亦与其涉案软件经验收不合格的主张相矛盾。涉案《软件开发合同》第五条第3款约定,验收不合格,由德网公司负责更正和修改,德网公司更正、修改后必须再次进行验收。如果再次验收仍不合格,卓亦公司有权终止本协议。根据微信群聊天记录的记载,涉案软件在开发完成后处于测试验收过程,虽然存在部分功能需要修改完善的内容,但系因合同研发过程中卓亦公司对涉案软件功能需求进行了明确,而德网公司根据卓亦公司的需求进行了相应的修改完善所致,卓亦公司未提交有效证据证明涉案软件存在经其再次验收仍不合格的情形,卓亦公司以此主张涉案合同解除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根据现有证据,卓亦公司主张涉案合同应予解除及德网公司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对其该主张未予支持并无不当。

裁判规则三:开发成果存在少量功能瑕疵但不影响软件系统使用的,未达到构成根本违约的程度。

1.最高人民法院在车乾坤公司、智联公司计算机软件开发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20)最高法知民终244号】中认为:

智联公司完成了客户管理、经营管理、统计管理、系统管理、胎压监控、移动APP等模块的开发并能够实现各模块的基本功能,尽管交付的阶段性成果中存在物料唯一性等少量功能点不够完备的瑕疵,但不属于实质性缺陷,不影响软件系统的使用,尚未达到构成根本违约的程度。结合计算机软件开发在最后完成前仍会持续调整优化性能的特点,双方如继续善意履行合同,车乾坤公司支付与智联公司已完成工作量相对应的部分第二期款项,则仍可继续完成软件的整体开发工作,合同目的并非无法实现。但本案中,双方采取了协商修改软件的方式,且从智联公司原审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看,车乾坤公司还存在增加合同约定以外的功能点,智联公司以实际开发行为的方式予以同意。至2019年1月,双方仍在协商之中。因此,原审法院认定双方对《技术开发合同》软件开发完成时间做出了变更,并无不当。车乾坤公司主张智联公司构成根本违约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2.最高人民法院在啸双公司、勋为公司计算机软件开发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9)最高法知民终151号】中认为

:演示结果可以证明,勋为公司已开发完成涉案软件的大多数、主要功能,软件主体功能已经完成,基本上符合并实现了涉案合同约定的必要功能和基本要求,涉案软件存在的部分功能缺失或瑕疵问题,并非涉案软件的主要功能,也未实质性地影响软件的正常使用。......综上,勋为公司开发的涉案软件具备合同约定的主要功能,其已履行合同主要义务,啸双公司主张勋为公司构成根本违约,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上一篇:【套路全程】:曝揭剖解​广东饰铭之家建筑装饰材料有限公

下一篇:【套路全程】:曝揭浙江嘉兴海宁佳琪新材料有限公司诱导骗